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江阴市环境保护局诉王某等五被告环境污染损害赔偿案——环保公益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及责任承担分析
  发布时间:2015-03-09 14:39:23 打印 字号: | |

江阴市环境保护局诉王某等五被告环境污染损害赔偿案——环保公益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及责任承担分析

 

关键词: 偷排  原告主体资格  连带责任  公益诉讼 

【裁判要点】

环保局作为具有环境保护监管职责的行政机关,代表国家提起环保公益诉讼,具有主体资格,符合相关法律的规定。环保局在治理污染过程中所花费的必要的费用,都应计入损失范围之内。作为责任主体,只要行为与污染后果的发生存有因果关系,无论是污染的实施者,还只是为污染的发生提供了条件,都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八条 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第六十五条 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

第三十三条第一款 禁止向水体排放、倾倒工业废渣、城镇垃圾和其他废弃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

第十七条 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丢弃、遗撒固体废物。
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向江河、湖泊、运河、渠道、水库及其最高水位线以下的滩地和岸坡等法律、法规规定禁止倾倒、堆放废弃物的地点倾倒、堆放固体废物。

第五十七条 从事收集、贮存、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单位,必须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经营许可证;从事利用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单位,必须向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经营许可证。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禁止无经营许可证或者不按照经营许可证规定从事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利用、处置的经营活动。
禁止将危险废物提供或者委托给无经营许可证的单位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处置的经营活动。

【基本案情】

原告江阴环保局诉称:刁某从20105月起向江阴市某有限公司(下称某公司)租用罐体经营煤焦油生意。20121225日,刁某委托王某处理其经营中产生的煤焦油分离废液,约定处理价格为180/吨。第二天下午,王某租用马某驾驶的危险品车辆(该车系江阴甲公司所有,挂靠在江阴市乙公司名下)从刁某经营的罐体内装载了30.24吨煤焦油分离废液。当晚21时许,王某、马某将车辆开至事先踩点确定的倾倒地点,将车内煤焦油分离废液倾倒至冯泾河北支浜内,致使附近河水大面积污染。

事发后,原告及时启动应急处置措施,委托江苏省环科院环境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环科院)编制应急处置方案,对本次污染采取相应处置措施。根据该方案,原告委托江阴市峭岐综合污水处理有限公司(下称峭岐污水处理公司)处理受污染河水,由江阴市工业固废处理中心有限公司(下称江阴固废处理中心)处理受污染河道内污泥,并委托水利部门调水增加水体自净能力,共发生污染治理费用609176元(其中包括调水电费86736元),加上编制应急处置方案费8万元,共计689176元。同时为提起本次诉讼,原告委托律师事务所全程代理本次诉讼,支付律师费用20329元。请求法院判令:王某、马某赔偿污染治理费用689176元、律师费20329元,合计709505元,并负担本案诉讼费用。

本案审理中,原告申请追加刁某、某公司、甲公司、乙公司为共同被告,请求判令该四被告对上述王某、马某应承担的污染治理费用、律师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王某辩称:江阴环保局诉称事实及诉请均无异议,但他已经受到了严厉的刑事处罚,对于损失没有能力赔偿。

被告马某辩称:对江阴环保局主张的损失和污染事实无异议,但自己也是受害者,其系受甲公司指派去帮王某拉货,并不知道王某要排放煤焦油分离废液,且其只坐在车上,并未装运和排放废液。而且,当时王某说排放废液没有问题。因此,他虽然有过错,但责任并不严重,也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在涉案水污染事故的刑事案件中,他已交纳罚金1万元,同时也主动赔偿了5万元,他没有能力再赔偿损失。

被告刁某辩称:1、江阴环保局是政府行政职能部门,在本次处理污染事件中履行的是行政管理职能,其不具有民事诉讼的职能。江阴环保局与王某、马某之间是行政关系,王某、马某是行政管理相对人。而且在本案中,江阴环保局也不是环境损害的直接受害人,故江阴环保局作为原告主体不适格。2、 刁某的行为是有过错,但其行为与本案环境损害结果的发生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并不会直接导致环境损害后果的发生,故刁某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某公司辩称:1、江阴环保局作为原告主体资格不适格。江阴环保局只是政府机关的职能部门,不能提起民事诉讼,本案是环境污染公益诉讼,只有当地的人民政府才有资格代表公众的利益提起诉讼。 2、他公司不应当作为本案被告。理由:(1)他公司并未经营危化品,不需要危险废物经营资质;(2)从本案污染事故的发生来看,他公司不属于法律法规规定的污染者,他公司只是出租罐体,并不是危险废物的提供者、制造者,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3)他公司单纯出租罐体的行为与马某、王某污染环境的行为之间不存在关系;(4)在本案中水污染事故发生是王某、马某造成的,应该由他们承担责任。3、江阴环保局主张污染治理费用应证明费用已实际支付。环科院必须提供收取8万元编制应急处置方案费用的依据,而且该费用偏高。律师费不属于治理环境污染必然产生的费用,应由江阴环保局自行承担。4、假如他公司在本案中存在过错,综合本案水污染事故发生的各种因素考虑,他公司也不应与王某、马某等承担连带责任,而只应是补充责任,承担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综上,请求驳回江阴环保局的诉讼请求。

被告甲公司辩称:他公司不是涉案污染事故的加害人,也没有与加害人共同实施侵权行为,不应该成为本案被告,请求驳回原告要求他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开始,刁某向某公司租用罐体在江阴市周庄镇经营煤焦油生意。因王某向刁某谎称其在污水处理厂有关系,刁某于20121225日委托王某处理其经营中产生的煤焦油分离废液,约定处理价格为每吨180元(据江阴环保局反映,江阴市关于类似煤焦油废液的危险废物处置,通常是产生单位经江阴环保局审批同意后,委托江阴固废处理中心焚烧处理,处理费用为物价部门核准的2500/吨)。之后,王某以拖油为名向甲公司负责人借用该公司装运危化品的槽罐车。20121226日下午,甲公司驾驶员马某受公司负责人指派驾驶公司危化品运输车辆槽罐车(挂靠在江阴市乙有限公司名下),根据王某的指引,将车开至某公司,从刁某租用的罐体内,装载了30.24吨煤焦油分离废液,后将车辆开至王某事先踩点确定的倾倒地点江阴市峭岐皋岸村江阴市周涛涤塑有限公司东侧的冯泾河北支浜岸边。当晚21时许,王某、马某趁无人之际,将车内煤焦油分离废液倾倒至冯泾河北支浜内,致使河内附近水体大面积被污染 。关于上述倾倒废液之事马某事前未向甲公司汇报,甲公司和某公司事前均不知情。

20121227上午,江阴环保局接到群众举报后,组织相关人员到现场对冯泾河及冯泾河北支浜的河水进行抽样检测,并组织人员在北支浜筑坝截留,召集有污水处理资质的峭岐污水处理公司及江阴唯一一家有资质的处理固体废物的单位—江阴固废处理中心到场,指派峭岐污水处理公司迅速处理北支浜内的污水。峭岐污水处理公司委托运输单位用槽罐车将污水运至公司进行处理,根据江阴环保局的指派,江阴固废处理中心购买5吨活性炭备用,于20121229日用编织袋装好后,系在长绳上投放到水中吸附污染物,共投放了2.5吨。同时,江阴环保局联系江阴水利部门对冯泾河进行调水稀释,江阴水利部门于20121229日至201311日进行了调水稀释。

煤焦油废液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HW11类精(蒸)馏残渣类危险废物,含有高浓度的酚类物质,污染物浓度高、成分复杂,属于较难处理的工业废水。为此,江阴环保局就本次废液倾倒事件作为应急处置项目,委托环科院进行应急处置方案编制,约定编制方案的费用(技术服务费)为8万元。环科院接受委托后,迅速组织相关技术人员进行了采样分析、现场踏勘、资料收集等工作,并在结合该类事故特点以及类似项目处理的经验的基础上,于201316编制了应急处置方案,对如何处理污水、污泥,彻底消除污染详细规划了方案。 

方案编制后,江阴环保局按约支付环科院技术服务费8万元,并同时与峭岐污水处理公司签订了正式书面委托处理合同,委托峭岐污水处理公司负责架设临时管道处理冯泾河北支浜受污染河水、清理并干化冯泾河北支浜受污染河道内的底泥等,并负责将脱水后的干化污泥送固废处理中心焚烧处置。合同中对相应的处理价格作了约定,并委托该公司支付前期筑坝及投加活性炭的费用等。峭岐污水处理公司正式接受委托后,按约在北支浜架设临时管道直接将污水抽出接入公司污水管网,进行集中处理,并委托运输部门将沉淀在污泥表层的煤焦油装运至江阴固废处理中心进行处理,将北支浜的污泥拉回公司进行脱水干化,并将干化的污泥委托江阴固废处理中心进行焚烧处理。北支浜内的污水、污泥运走后,峭岐污水处理公司派人对前期筑的坝进行开坝,河道进行清理。所有处理费用江阴环保局尚未支付给峭岐污水处理公司。

本案审理中,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涉案水污染事故的污染治理费用为509940元。关于律师费,江阴环保局未向本院提交费用支付凭证。

【裁判结果】

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于2013124日作出判决:一、王某、马某共同承担涉案水污染事故造成的损失589940元,扣除王某已赔偿的1万元、马某已赔偿的5万元,余款529940元王某、马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交至本院,由本院转至无锡市环保公益金专项帐户,用于支付涉案水污染事故的应急处置方案编制费用和污染治理费用,王某、马某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二、被告刁某、江阴市某有限公司、甲公司对上述王某、马某应承担款项负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江阴市环境保护局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中,被告王某和马某共同实施了倾倒危险废物煤焦油废液的行为,造成了污染环境的后果,由此造成的损失,马某和王某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互负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刁某是危险废物煤焦油分离废液的非法经营者,其没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第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填写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及经有权审批的环境保护部门批准同意转移,交由具有经营处理资质的单位进行处理,而是直接委托不具有固废处理资质的王某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与此后王某、马某的污染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属于《侵权责任法》所指的“污染者”。故刁某对涉案水污染事故造成的损失应与王某、马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某公司将罐体出租给未经工商部门合法登记领取营业执照、且无经营危化品、危险废物资质的个人刁某非法经营煤焦油,为刁某违法经营危险废物活动提供场所和便利,使得国家对危险废物失去监管和控制,为之后污染行为的发生提供了便利,故某公司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槽罐车本身是危化品运输车辆,作为该车的实际所有人和控制人,甲公司应对出借车辆装载运输的危险品尽到管理、监管、查验、申报义务,但甲公司未履行上述法定义务。甲公司虽不是污染的直接实施者,但其将装运危化品的油罐车借给王某个人使用,且对装运物品未进行严格审查,客观上为涉案水污染事故的发生提供了便利,故其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例注解】

本案系具有环境保护管理职能的行政机关作为原告提起诉讼的环保公益诉讼案件,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一定的参考作用。本案主要的争议点在于江阴环境保护局作为原告主体是否适格以及如何确定承担损失的责任主体以及责任承担的方式。

一、环保局作为适格原告主体的依据

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该条文,对污染环境的行为可以提起诉讼的主体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但现行法律对污染环境的行为明确规定了起诉主体的机关仅仅只有《海洋环境保护法》规定的海洋环境管理机关。但是在司法实践中,主体资格的确定已经突破了“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标准,无锡《关于办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试行规定》就将环保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大大扩展,不但包括各级检察机关、各级环保行政职能部门,而且纳入了环境保护社团组织、居民社区物业管理部门。昆明中院在实践中也扩大了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包括检察机关、环保行政机关和环保社团组织。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六条规定,一切单位和个人都有保护环境的义务,并有权对污染和破坏环境的单位和个人进行检举和控告;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对本辖区的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据此,环保局是负有环境保护的政府职能部门,为保护当地生态、生活环境,有权主张危害生态、生活环境的环境侵权责任,挽回环境侵权对社会造成的损失。在当前环境污染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依法受理环境保护行政部门代表国家提起的环境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严厉打击一切破坏环境行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

综上,江阴环保局有权作为原告提起本案民事诉讼,其诉讼主体适格。

二、涉案侵权责任的主体范围以及责任的承担问题

对于涉案侵权责任的主体范围以及责任的承担问题,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江阴市某有限公司将罐体出租给无经营资格的刁某经营煤焦油生意,其出租行为不管是否合法,与本次偷排事件无因果关系。作为出租方,其对刁某的经营无监管义务。且江阴市某有限公司对刁某委托处理废液事件并不知情,故江阴环保局主张江阴市某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江阴市甲有限公司将装运危化品的油罐车借给个人使用,其行为是否合法与本次偷排事件也无因果关系,故江阴环保局主张江阴市甲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

第二种观点认为, 某公司和甲公司虽不是污染的直接实施者,但也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理由:环境污染损害赔偿适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原则。某公司非法制造罐体,刁某没有经过工商部门合法登记领取营业执照,且无经营危险废物的资质,某公司将罐体出租给刁某经营煤焦油,其行为为之后污染行为的发生提供了基础;槽罐车本身是危化品运输车辆,按规定,运输危险废物,应填写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及经有权审批的环境保护部门批准同意转移,交由具有经营处理资质的单位进行处理,甲公司将装运危化品的油罐车借给王某个人使用,应对借出去的车辆装运的货物负有监管职责。但其对装运物品未进行严格审查,客观上为本次污染行为的发生提供了便利。我们认为:一、某公司将罐体出租给未经工商部门合法登记领取营业执照、且无经营危化品、危险废物资质的个人刁某非法经营煤焦油,为刁某违法经营危险废物活动提供场所和便利,使得国家对危险废物失去监管和控制,为之后污染行为的发生提供了便利,故某公司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槽罐车本身是危化品运输车辆,作为该车的实际所有人和控制人,甲公司应对出借车辆装载运输的危险品尽到管理、监管、查验、申报义务,但甲公司未履行上述法定义务。甲公司虽不是污染的直接实施者,但其将装运危化品的油罐车借给王某个人使用,且对装运物品未进行严格审查,客观上为涉案水污染事故的发生提供了便利,故其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责任编辑:澄研
联系我们

传真:0510-86849300 地址:江苏省江阴市天平路1号 邮编:214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