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包某危险驾驶案——宣告缓刑后判决生效前又犯新罪之处理意见
作者:张震星 丁莉  发布时间:2015-05-08 14:51:37 打印 字号: | |

关键词  缓刑考验期内  犯新罪

裁判要点

被告人在法院宣告缓刑后,一审判决生效前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并对所犯新罪作出判决,与前罪所判处的刑罚实行数罪并罚。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

案件索引

一审: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2014)澄刑初字第2072号(2014312日)

基本案情

被告人包某于2013927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江阴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包某又于201310122时许,醉酒后驾驶号牌为苏BDM869的小型轿车沿江阴市绮山路由南向北行驶至人民东路叉口地段左转弯过程中车辆前部追尾撞击前方同向行驶的沈晓炯驾驶的苏BF9755小型轿车尾部,后被告人包某驾驶苏BDM869小型轿车继续向前行驶,车辆前部又与沿天鹤路由北向南行驶的杨建华驾驶的苏BDB720小型轿车前部相撞,造成三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江阴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鉴定,被告人包某的血液中乙醇含量为2.30mg乙醇/ml血液。江阴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被告人包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裁判结果

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于2014312日作出(2014)澄刑初字第2072号刑事判决:

一、撤销本院(2013)澄刑初字第1641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包某宣告缓刑一年的执行部分。

二、被告人包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连同前罪判处的有期徒刑九个月,决定执行拘役四个月并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包某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提出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包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因而发生交通事故,对公共安全具有一定危害,其行为确己构成危险驾驶罪。鉴于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当庭自愿认罪,已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包某在缓刑宣告后,缓刑考验期届满前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

案例注解

本案争议焦点是:被告人包某在缓刑宣告后判决未生效前又犯新罪应如何处理?

第一种意见认为,应当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判刑罚,将前后两罪一并判决。《刑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了撤销缓刑的两个界定标准, 一个是时间界限: 缓刑考验期内或者判决宣告之前; 另一个是事实界限: 新罪、漏罪或者有情节严重但尚不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就时间界限来说, 只能是在判决宣告前或者缓刑考验期内存在或者发生一定的行为, 才能撤销缓刑。本案被告人包某并非在第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缓刑考验期间内犯新罪,那么就不能依照第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进行处理,因此最佳解决方式是启动再审程序,先裁定撤销原判决,然后将前后两罪一并处理。

第二种意见认为,不应撤销原判缓刑,而对犯罪分子新犯之罪的量刑过程中考虑犯罪分子旧罪因素,酌情从重处理,适用实刑。这种处理方式规避了立法本身缺陷,避免对前罪所判处的缓刑进行处理,而在量刑上考虑旧罪的因素,并适用实刑,实际上就否决了缓刑执行的可能。

第三种意见认为,应当依据我国《刑法》第七十七条规定,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在我国刑法理论及实践中,通常认为判决确定之日就是判决生效之日,因此缓刑考验期间应当自判决生效之日起计算。虽然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宣告后一审判决未生效前又犯新罪,不完全符合第七十七条规定的缓刑考验期间内犯新罪,但既然缓刑考验期间内犯新罪尚且要撤销缓刑,在此之前犯新罪更要撤销缓刑,将前后两罪数罪并罚。

我们同意第三种观点。评析如下:

一、关于第一种观点: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理念,审判监督程序贯彻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不枉不纵的原则。因此,启动再审程序的前提条件应为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确有错误。如果原判决在实体和程序上均符合法律规定,法院则无任何理由启动再审程序,撤销原判决。一审判缓刑后犯罪分子又犯新罪,其行为发生在一审判决宣告之后,显然不能理解为原判决适用法律或认定的事实有错误。如果按照此观点,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明显是罔顾法律的确定性规定,无任何法律依据。

关于第二种观点:对犯罪分子新犯之罪的量刑过程中考虑犯罪分子旧罪因素,酌情从重处理,亦缺乏形式上的合理性。首先,在现有刑法相关规定中,均无明确有缓刑判决尚未生效之前又犯新罪应当或可以从重处罚之条文,实际上无法可依。其次,若仅在新罪判决中对犯罪分子所犯新罪从重处理、收监执行,实际上将使旧罪判决处于真空状态。法院作出了缓刑判决,但既未能执行,甚至无任何相关处理,将会使司法权威受到严重挑战,无法体现刑罚所应有的惩戒功能。

基于上述理由,我们认为:从缓刑制度的立法本意上来看,宣告缓刑的只能是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如果失去了可以适用缓刑的前提条件,就应当予以撤销。如果被告人包某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或者在判决宣告前发现漏罪,依照现有刑法可以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那么发生在上诉期内的故意犯罪行为,反而不能直接撤销其缓刑显然不符合我国的刑事立法原则。然而,我国现行缓刑撤销的法律规定恰恰出现了立法上的空白和漏洞。因此,在此情况下,只能比照情况最为类似的第七十七条第一款,先撤销前罪的缓刑判决,再实行数罪并罚。

 

 

 

责任编辑:澄研
联系我们

传真:0510-86849300 地址:江苏省江阴市天平路1号 邮编:214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