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李玉华、余浩滨诉许强、吴冠、陈小虎、曾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违法处置报废机动车辆的责任承担
  发布时间:2015-07-21 10:11:23 打印 字号: | |

关键词   交通事故  报废机动车  违法处置  责任承担

裁判要点

拼装车、已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或者依法禁止行驶的其他机动车被多次转让,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所有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

案件索引

一审: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2013澄民初字第14342014127日)

二审: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锡民终字第06272014421日)

基本案情

李玉华余浩滨诉称:许强驾驶更换过发动机的普通二轮摩托车撞到余锡贤驾驶的自行车尾部右侧,造成余锡贤死亡,交警部门认定许强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许强作为侵权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其余三被告将报废车辆和禁止上路的车辆进行转让具有过错,应当与许强承担连带责任。故请求法院判令四被告连带赔偿各项损失合计849779.50元,扣除已支付的100000元,还应赔偿749779.50元。

许强辩称:他对事故经过及责任认定均无异议。他已被追究刑事责任,故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不应支持。

吴冠辩称:肇事摩托车是登记在他名下,他是按报废车辆将摩托车卖给陈小虎的,陈小虎也是将摩托车当废品卖给他人的,且事发时肇事车辆的发动机已更换过,与他原来出卖的车辆不是同一辆车,故他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陈小虎未作答辩。

曾飞辩称:事故经过及责任认定由法院依法认定。他不是该起事故的当事人,他受许强的委托购买摩托车,他与许强之间是委托合同关系,他是受委托人,不应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9月18日20时41分许,许强驾驶更换过发动机的原车号牌为苏BFA914的普通二轮摩托车(事发时未悬挂号牌,后座乘坐胡威威)沿江阴市云顾路由北向南行驶至祝塘镇海江针织厂地段时,车头左侧撞到前方同向余锡贤驾驶的自行车尾部右侧,造成许强、余锡贤受伤,余锡贤经送江阴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车辆损坏的重大道路交通事故。江阴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经调查后认为,许强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未戴安全头盔、夜间饮酒后(血液中酒精含量为0.3mg乙醇/ml血液)驾驶更换过发动机的原车号牌为苏BFA914的普通二轮摩托车(事发时未悬挂号牌)上道路行驶至事发段未降低行驶速度,未及时察明前方路面情况,撞到前方同向行驶的自行车,造成事故,其违法行为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2013年10月4日,江阴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许强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余锡贤不负此事故的责任。

另查明:肇事摩托车的实际所有人为许强,行驶证登记所有人为吴冠。2011年,吴冠将该车卖给陈小虎。后陈小虎又将该车转卖给他人。曾飞从他人处购得该车,并将该车转让给许强。车辆转让均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事故发生时该车的发动机已更换过,车辆未投保交强险。该车的检验有效期至2008年5月31日,强制报废期至2014年5月28日。

又查明:余锡贤于1969年5月10日出生,事故发生前余锡贤已在江阴地区居住生活满一年。李玉华系余锡贤的妻子,李玉华与余锡贤生有一个子女余浩滨。余锡贤的父母亲均已死亡。除本案原告外,余锡贤无其他第一法定顺序继承人。

再查明:2013年11月29日,本院作出(2013)澄刑初字第1995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许强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该判决现已生效。另外,许强已支付给原告方100000元。

裁判结果

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于2014127日作出2013)澄民初字第1434号民事判决:一、许强赔偿李玉华余浩滨因余锡贤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损失776279.50元(不含精神损害抚慰金),扣除已支付的100000元,还应赔偿676279.50元;二、吴冠、陈小虎、曾飞对许强应赔偿的款项承担连带责任;三、吴冠、陈小虎、曾飞赔偿李玉华余浩滨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宣判后,陈小虎不服,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421日作出2014)锡民终字第0627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拼装车、已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或者依法禁止行驶的其他机动车被多次转让,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由所有的转让人和受让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应当报废的机动车必须及时办理注销登记。本案中,涉案摩托车的检验有效期至2008531日,强制报废期至2014528日。2011年,陈小虎向吴冠收购了该车,而吴冠并未到相关部门办理注销登记,后陈小虎又将该车转卖给他人。另外,根据曾飞、许强在交警部门的陈述可以认定曾飞将摩托车转让给许强的事实,曾飞提出他是受许强的委托购买摩托车,他作为受委托人不应赔偿责任的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未经定期安全技术检验的车辆依法属于禁止行驶的车辆。即使当时各方是以废品为由进行买卖,但该车经层层转卖重新拼装后上路致人损害,吴冠、陈小虎、曾飞未尽维护交通工具安全流通之法定义务,违法处置未经定期安全技术检验的车辆,导致禁止行驶的车辆上路行驶,客观上给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隐患。吴冠、陈小虎、曾飞的处置行为与该起交通事故肇事者许强的危险行为具有关联性,故吴冠、陈小虎、曾飞应当对许强应承担的赔偿责任负连带责任。原告方提出许强已被追究刑事责任,精神损害抚慰金应由吴冠、陈小虎、曾飞承担,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案例注解

本案是关于依法禁止行驶的机动车被多次转让后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责任主体问题。近年来,因报废机动车、拼装机动车、未经定期安全技术检验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引发的诉讼越来越多,而且这些车辆往往没有投保保险,车辆转让价格便宜,故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肇事当事人为逃避应承担的责任往往会选择弃车逃逸,致使机动车的实际所有人、实际使用人很难查找,受害人往往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赔偿。在此情形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当事人请求由所有的转让人和受让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即是依照该法条进行判决的案例。

转让拼装车、已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的行为本身即具有违法性,应当报废的机动车必须及时办理注销登记,而这些车辆上路行驶又具有更大的危险性,故《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一条就规定: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或者已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转让人和受让人承担连带责任。实际生活中,还有未经年检的机动车等其他种类机动车,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将依法禁止行驶的其他机动车也纳入规范对象范围。本案肇事摩托车被相关转让人当作废品进行了处置,事发时已系拼装车,且该车自2008531日以后一直未进行安全技术检验,应当属于依法禁止行驶的机动车。《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登记后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即一般所称的年检。如果年检不合格,则转让人应对该机动车引发的交通事故与受让人一起承担机动车一方的责任;如果是无故不参加年检的,则转让人应举证证明该未年检的机动车在转让时不存在不符合国家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的情形,否则就应与受让人一起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肇事摩托车的原登记所有人吴冠也未能举证证明其于2011年将该车卖给陈小虎时,该车不存在不符合国家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的情形,故吴冠应依法承担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明确所有转让人和受让人都承担连带责任是有其积极意义的。因为所有转让人实施的都是同一性质的违法转让行为,则对该类行为的法律评价就应采用同一的标准。如果只让最后一次的转让人与受让人承担连带责任而免除其前手转让人的责任承担,则意味着同样的行为,有不同的法律评价。因此,本案对于预防并制裁转让拼装车或者报废车及未年检车辆的行为,以及为类似案件的受害人获得较为充分的损害赔偿具有指引意义。

责任编辑:澄研
联系我们

传真:0510-86849300 地址:江苏省江阴市天平路1号 邮编:214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