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2017年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8-05-07 16:43:42 打印 字号: | |

知识产权民事案件

(一)商标权、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

1、捞王公司诉江阴某餐饮店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捞王(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捞王公司)系“捞王”注册商标权利人。近年来,“捞王”火锅店门店已扩展至多个城市,具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2017 6 1日捞王公司发现江阴某餐饮店将涉案注册商标“捞王”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字号注册登记,并在其门头店招醒目标注“一品捞王”字样,店堂内、屏风左侧上方、悬挂的灯饰以及菜单、餐盘上均以黑色字体标注“一品捞王 ”字样,其中“捞王”两字较为显著且字体均与“捞王”注册商标字体一致。捞王公司对上述内容进行了公证保全,并诉至法院,要求江阴某餐饮店变更字号,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法院经审理认为:江阴某餐饮店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其所经营的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服务项目相同的饭店的门头、屏风、灯饰、菜单、餐具经营标识上突出使用“捞王”字样,属于在相同服务上使用相同的商标,构成了对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同时,江阴某餐饮店在与“捞王”品牌及字号无任何渊源与授权的情况下,擅自注册“捞王”字号且在经营标识中大量使用“捞王”字样,导致消费者产生混淆或者误认,依法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应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鉴于江阴某餐饮店在审理中已主动变更了字号,不再含有“捞王”字样,依法判决江阴某餐饮店停止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捞王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20万元。

“捞王”商标经捞王公司长期而广泛地宣传和使用,在相关消费群体中建立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而江阴某餐饮店在与“捞王”品牌及字号无任何渊源及授权的情况下,擅自登记注册“捞王”字号且在经营标识中大量使用“捞王”字样,主观上具有攀附“捞王”品牌声誉的故意,客观上会导致消费者将其所提供的餐饮服务与“捞王”品牌之间建立关联,不正当地抢占了捞王品牌所创立的市场知名度和潜在市场份额,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通过本案的审理一方面维护了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树立知名商标的品牌价值;另一方面有助于警示市场主体强化商标权意识和诚信经营意识,对净化市场环境、维护市场竞争秩序具有较好的宣传指导意义。

2、“如家”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如家酒店连锁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是涉案“如家”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上述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项目为第42类(住所等)且均在有效期内,20083月其使用在旅馆服务上的“如家”商标被国家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如家香港公司授权本案原告和美酒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美公司)使用涉案“如家”商标,并授权和美公司以自身名义对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诉讼维权。被告江阴某旅馆是普通合伙企业,其经营范围是住宿,与涉案商标使用的服务项目相同。江阴某旅馆在其字号上突出使用“如家”二字,在其门头、广告灯箱上使用“如家客房”标识,在服务台上方使用“如家快乐客房”。审理中,双方达成调解意见:江阴某旅馆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企业名称并赔偿和美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0000元。

涉案“如家”商标注册于2003年,具有较高知名度及品牌价值, 20083月被认定为驰名商标。江阴某旅馆成立于20086月,经营范围系住宿,与涉案“如家”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类别相同。江阴某旅馆使用在门头、广告灯箱上的“如家”二字与涉案“如家”商标构成相同,使用在服务台上的“如家快乐”标志与涉案“如家”商标构成近似,故江阴某旅馆侵犯了涉案“如家”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作为同行业的经营者,江阴某旅馆理应知晓“如家”商标的知名度,进而采取合理避让的态度,但其仍然在其字号中使用“如家”二字,主观上具有攀附“如家”商标知名度的故意,客观上足以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双方存在某种关联关系,对两者的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违反了法律规定和市场交易中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江阴某旅馆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应承担停止侵权、变更字号、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3、维沃公司诉江阴市某手机店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维沃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沃公司)系“vivo”商标注册权人,该品牌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知名度。被告江阴某手机店未经维沃公司许可,在其经营场所销售标有“vivc”标识的充电宝和“vivo”标识的蓝牙耳机,原告维沃公司的调查人员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购买了上述充电宝及蓝牙耳机,经鉴定上述商品均为假冒维沃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维沃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江阴某手机店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原告维沃公司经济损失100000元。法院经审理认为,江阴某手机店销售涉案被控侵权商品的行为,侵犯了维沃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依法判决江阴某手机店停止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维沃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25000元。

近年来,江阴法院受理的商业维权案件数量居高不下,2017年我市先后出现“老凤祥”、“苏酒”、“蓝月亮”、“一得阁”、“VIVO”等商标权利人提起的系列商标侵权案件。在审理中发现,上述商标侵权案件农村地区经营主体占绝对多数。“小白兔”奶糖、“vivc”充电器、“奴灯”卫生纸、“如家快乐”旅馆、“好又多”超市等山寨产品、服务大行其道,没有生产日期、保质期的三无产品也有不小的市场生存空间。山寨产品横行不仅会扰乱社会秩序,还会给消费者身体健康造成不利影响。之所以会出现农村山寨产品横行现象,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农村超市经营者多为学历低、知识产权意识淡薄的无业群体,他们进货渠道不规范、服务理念滞后,此类案件一旦诉至法院,极易出现集体闹访、抱团应诉现象。第二,由于品牌认知程度低,维权意识相对淡薄,农村市场很多时候无法实现有效的自我净化,不少农村消费者没有维权意识,这就导致农村山寨产品横行,甚至出现一条街上几乎所有超市都在卖同一种山寨产品现象。第三,由于农村地区信息不对称问题突出,相当多的消费者不熟悉正品包装,因此会出现山寨产品以假乱真问题突出。要改变农村山寨横行、知识产权侵权严重现象,必须做到以下几点:一、加强宣传,强化农村地区经营主体知识产权意识及农村消费者维权意识;二、落实监管,市场监管部门强化对农村经营主体的日常监督和管理,多开展不定期检查;三、积极引导,进一步畅通投诉维权渠道,为农村“打假”常态化、制度化提供支持。唯有如此,才能有效遏制农村地区假冒伪劣滋生蔓延,净化农村市场环境。

4、凯澄公司诉江阴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凯澄起重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澄公司)系第969958号“QQ图片20140721155952_旋转_副本_副本.jpg”商标权利人,核定使用商品为第7类:起重运输机械。2003年使用在起重运输机械上的“QQ图片20140721155952_旋转_副本_副本.jpg”获得无锡市知名商标,200512月获得江苏省著名商标,凯澄公司及产品陆续获得了中国起重机制造企业十强等数个荣誉称号。江阴某公司成立于20057月,其注册的企业名称中含有“凯澄”字号,经营范围为电机的制造、加工、销售、维修等。2015年经营范围增加了轻小型起重设备的制造、加工、销售、维修。江阴某公司在门头上突出标示了“凯澄电机字样”,在其销售的涉案封存的电动葫芦机身上标有“QQ图片20140721155952_旋转_副本_副本.jpg”标识,在挂钩、合格证、说明书上标有“江阴凯澄”字样,同时,江阴某公司在其发放给总代理授权铭牌上突出使用了“凯澄”、“江阴凯澄”字样。凯澄公司对上述行为进行公证保全,并诉至法院,要求江阴某公司停止侵权、变更字号并赔偿损失。法院经审理认为江阴某公司没有规范使用其企业名称,侵犯了凯澄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考虑到涉案商标的知名度和被告的侵权情节,依法判决江阴某公司停止商标侵权行为、规范使用企业名称并赔偿凯澄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万元。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注册商标与企业名称发生权利冲突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商标,尤其是知名商标是企业重要的无形财产和战略资源,影响着企业的发展空间。企业依法登记的企业名称应合法合理使用,避免与他人商标权等在先权利产生混淆,引人误认。本案中,凯澄公司是江阴本土重点企业,“QQ图片20140721155952_旋转_副本_副本.jpg”注册商标亦属于行业内知名商标。江阴某公司在明知凯澄公司及“QQ图片20140721155952_旋转_副本_副本.jpg”注册商标知名度的情况下,仍然故意简化其企业名称并将简化后的“凯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其门头、授权铭牌上突出使用,此种不规范使用企业名称的行为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侵犯了他人在先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故应承担停止侵权、规范使用字号及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通过本案的审理,实现了较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一方面有利于提升江阴本土知名品牌价值,为扶植江阴本地重点企业的发展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教育市场主体规范使用自身经营资源,合理避让他人在先取得的智力成果,提升诚信经营、公平竞争意识。

 

(二)著作权纠纷案件

5、严某诉江阴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

原告严某系涉案《长江大桥》摄影作品的著作权人。被告江阴某公司未经授权,擅自在其门口招租广告位中“共建文明家园,同创美好未来”背景中使用了严某的上述摄影作品。原告严某认为江阴某公司未经其同意擅自使用其摄影作品的行为侵犯了其著作权,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该公司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被告江阴某公司认为其使用该摄影作品的目的不是为自身牟利,而是配合城市形象助力宣传、传播正能量,属于公益性质,构成著作权法上的合理使用,不应当赔偿原告损失。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江阴某公司立即停止使用涉案照片,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500元。

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系江阴某公司擅自使用严某摄影作品进行公益宣传的行为是否构成著作权法上的“合理使用”?是否应当免责?答案是否定的。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是重要的权利限制机制,它是指在特定条件下,法律允许他人自由使用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而不必征得权利人许可,也不需向权利人支付报酬的合法行为。合理使用制度的价值就在于达成权利人与作品使用者利益的均衡,防止著作权人权利的滥用,实现公平与效率的统一。由于合理使用制度是权利限制制度,因此,是否构成合理使用应当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的情形进行限制解释和适用,具体来讲,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了合理使用的十二种情形,超出以上十二种情形就不属于“合理使用”。本案中,江阴某公司使用涉案摄影作品的目的虽然是为城市形象进行宣传,具有公益性质,但该种使用方式并不属于《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之一,因此,不能构成合理使用。在此提醒广大企业,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合理使用”不是“任意使用”,公益宣传不能成为随意使用他人摄影作品的“免罪牌”。因此,加强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的学习,牢牢树立“使用他人知识产权需要埋单”的意识,建立合法的作品使用渠道是企业避免触碰法律“红线”的长效机制和根源。

6、音集协诉江阴多家KTV著作权纠纷案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同滚石等多家唱片公司签订《音乐著作权授权合同》,上述唱片公司将音像节目的复制权、放映权等权利信托音集协管理,授权音集协以自己名义向侵权者提起诉讼。音集协发现江阴多家KTV擅自营业性播放上述唱片公司享有著作权的MTV音乐电视作品。音集协认为,上述被告未经著作权人的许可,以营利为目的播放上述作品,严重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音集协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审理中发现,有4KTV已因侵权被起诉过,构成重复侵权,法院判决加大赔偿力度,对第二次侵权的每部作品判赔额不低于800元,每增加一次侵权就增加判决额度。

随着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集体管理程度的不断提高,著作权商业维权力度的不断加大,近年来,江阴法院审理的KTV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侵权案件数量逐渐增多,更有不少KTV陷入重复侵权的困境。根据我院案件审理情况,重复侵权分为以下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部分KTV主观上愿意同音集协签订许可使用合同,但因缴纳年限或版权收费标准达不成一致意见被动陷入重复侵权困局;第二种情况是部分KTV著作权法律意识淡薄,存有侥幸心理,主观上拒绝缴纳作品许可使用费,被起诉后往往消极应诉。无论何种情况,KTV重复侵权不仅会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还会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在社会上造成不良的影响。江阴法院高度重视KTV重复侵权情况,根据不同情况制定不同审理思路:针对第一种情况,法院采取以调解为中心的工作思路,审理中邀请相关版权行政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协助调解,积极促成KTV与音集协就版权许可使用费缴费年限及收费标准等问题达成一致,同时还在调解过程中向侵权KTV宣讲相关知识产权法律知识,进一步强化其知识产权意识;针对第二种情况,法院加大惩罚力度,对重复恶意侵权、拒缴许可使用费且消极应诉的KTV依法采用惩罚性判赔标准,通过提高每部作品判赔额的方式加大涉案KTV赔偿力度,提高赔偿数额,加重此类KTV侵权成本及负担,以有效遏制和震慑知识产权重复侵权行为。

 

(三)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

7、张某诉中建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20161216,中建公司与张某签订了《城市森林合同书》一份,双方合作销售“城市森林”系列产品。合同约定:双方签订本合同时,张某向中建公司支付货款定金98000元,中建公司首次给张某以县级别供货价配送4万元的“城市森林”产品,余款为张某后期合作进货货款定金(此货款定金不退,后期进货按政策全额返还),作为张某选择该地并取得该地销售本产品的经营资格,同时中建公司免费向张某赠送相应配套开业用品;张某后续进货(首批货除外)按进货款10%返还货款定金,以现金或货物结算,直到合作货款定金返还为止;中建公司有权对货品结构、产品价格调整,对经营管理情况监督检查,进行广告宣传,负责国内市场开发、推广,负责新开门店销售指导及业务指导;如任何一方违反本合同规定,违约方应向守约方支付合同货款标的60%的违约金等内容。张某认为本案合同属于特许经营合同,张某享有单方解除权,中建公司未按约供货构成违约。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双方解除合同书,中建公司立即向张某退还余款并支付违约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与中建公司签订的《城市森林合同书》的性质不是特许经营合同,是销售代理合同,中建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故判决驳回张某的诉讼请求。

上述合同形式在建材行业经常使用,本案的关键在于涉案合同是否属于特许经营合同,还是属于普通的销售代理合同。由于特许经营合同的被特许人享有单方解除权的法定权利,故区分合同性质对认定合同当事人应承担的权利、义务至关重要。特许经营属于新兴的商业模式,特许经营最为核心的营销产品是特许人的知识产权。特许人通过知识产权经营资源的交易,获取了利益,而被特许人具备经营资金而缺乏经营项目的情况下,获取特许人的知识产权以及其经营模式,可以复制特许人的营利项目从而获取收益。与此相反,特约店、代理店、专卖店是基于合同就附有某一商标的特定商品进行持续性地买入、再卖出,或者受其委托经销该产品。虽然特许经营合同中也可能存在产品的经销关系,但是产品的经销不是特许经营的全部,特许经营还具有经营资源和经营模式的许可使用,以及特许人和被特许人之间的管理和支持的关系。本案中建公司并未将“城市森林”商标等经营资源以及统一的经营模式许可张某使用,故法院认定张某支付的98000元并不具备特许经营费性质,中建公司的指导、援助行为,只是促进销售的行为。本案合同不属于特许经营合同,法院据此驳回原告张某的诉讼请求。

 

 

知识产权刑事案件

8、江阴中建公司等假冒“华宏”注册商标案

江苏华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宏公司)系涉案华宏商标的权利人,该商标尚在有效期内,依法受法律保护。2014年至2016年,被告人胡某、杨某在经营江阴中建公司期间,伙同被告人陆某,在未经华宏公司授权的情况下,由被告人胡某负责制作假冒华宏注册商标的铭牌并贴在制造的机器上,由被告人杨某负责印制带有华宏注册商标的使用说明书,由被告人陆某负责销售,共计销售假冒华宏注册商标的机器9台,非法经营金额共计人民币160.5万元,被告单位江阴中建公司违法所得11.2万元,被告人陆某违法所得8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江阴中建公司、被告人胡某、陆某、杨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江阴法院依法判处江阴中建公司罚金人民币20万元,没收其违法所得11.2万元;判处胡某等三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的刑期,并处罚金37万元,没收违法所得8万元。

华宏公司作为江阴上市企业,是涉案“华宏”驰名商标的注册权人。本案中,被告人胡某及陆某原为华宏公司的老员工。目前,类似本案离职员工侵犯“老东家”知识产权问题越来越突出,不少企业的销售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知识产权意识比较淡薄,在当今人才流动较为频繁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企业知识产权流失的结局,因此,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应强化知识产权意识,加大对在职员工的知识产权培训力度,重视企业知识产权制度建设。该案的审理对打击假冒注册商标的不法行为、促进江阴本土企业的发展、强化江阴本土商标的品牌价值、维护江阴市场经济秩序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作为涉案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华宏公司基于上述商标侵权行为又对江阴中建公司、陆某提出了侵害商标权的民事赔偿请求,经调解,华宏公司获得民事赔偿19万元。这彰显了江阴法院在对商标侵权人作出刑事制裁的同时,也高度重视对商标权利人民事权益的保护,通过刑事、民事的双重保障,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为江阴创新经济的发展保驾护航。

9、金某假冒名酒注册商标罪案

被告人金某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通过提供样品给厂家进行仿制等手段,进购到廉价光瓶葡萄酒共计7000余箱。同时,被告人金某通过提供样品给厂家进行仿制等手段,从多家企业订制了假冒“CASTEL”、“玛克传奇”、“玛茜”葡萄酒的木箱、木盒及纸盒等外包装,然后被告人金某在将上述光瓶葡萄酒及外包装在江阴市华士镇进行简单包装后,对外宣称自己是CASTEL系列葡萄酒的经销商,通过网络将上述假冒CASTEL系列注册商标的葡萄酒大肆对外进行销售,合计销售金额达人民币40余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金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并销售上述商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江阴法院依法判处金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册商标的葡萄酒等,予以没收。

红酒是一种与消费者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特殊的食品,其质量不仅关系到消费者的身体健康,也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对一部分消费者来讲,不惜以高价购买品牌洋酒更多是为了彰显身份与品味,然而大部分消费者缺乏鉴别假酒的专业能力,再加上销售假冒洋酒的利润空间大,导致市场上部分投机取巧的不良商家铤而走险,以身试法,目前国内假酒制售出现了区域化、产业化、销售平台网络化趋势。以本案为例,由于假冒涉案品牌的红酒利润空间大,被告人知法犯法,在廉价红酒上贴上“洋签”进行网上销售,牟取暴利。涉案商标系红酒领域的知名品牌,被告人的行为不仅侵害了他人的商标权,损害了他人的商誉,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的影响,还欺骗了消费者,给消费者轻则带来经济损失,重则带来安全威胁。因此,该种行为必将受到法律严惩。在此提醒广大酒类销售商诚信经营是根本,假冒他人注册商标必然受到道德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同时提醒广大消费者购买洋酒要理性谨慎,首先要保证购买渠道的合法性,其次要仔细审查外包装及标签,通过防伪码查询作出初步判断,再次,消费者可向经营者索看《酒类流通随附单》。一旦买到假酒要及时维权,切莫贪图便宜,被不良商家谎言蒙蔽。

10、姚某某、商某某销售假冒“双鱼”肉脯案

江苏双鱼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鱼公司)系涉案“双鱼”商标的权利人,该商标在有效期内。被告人姚某某在明知被告人商某某销售的猪肉脯系假冒双鱼公司注册商标“双鱼”牌肉脯的情况下,仍多次向被告人商某某购买后予以销售。被告人商某某共向被告人姚某某销售假肉脯共计人民币70000余元,非法获利人民币3000余元;被告人姚某某销售上述肉脯共计人民币90000余元,非法获利人民币20000余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姚某某、商某某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考虑到被告人商某某在缓刑考验期间内犯新罪,应撤销缓刑,数罪并罚。据此,法院判决:被告人姚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45000元;被告人商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连同原判有期徒刑三年,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三年;追缴二被告人违法所得并没收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知假售假食品类犯罪案件,“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二被告人销售的肉脯系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食品,其质量直接关系到人们的身体健康。“双鱼”商标为肉脯领域的知名品牌,拥有较高的商誉价值与市场认知度,二被告人的行为不仅侵害了他人商标专用权,损害了他人既有的商誉,破坏了商标防止混淆、保证质量的功能,还威胁到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在目前国家对食品安全犯罪坚持“零容忍”的大背景下,江阴法院知产庭通过采取慎用缓刑、加大财产刑处罚力度的方式打击此类犯罪,为实现“舌尖上的安全”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本案对类似知假售假食品类行为具有较强的威慑力,对净化食品市场环境、警示食品生产商、销售商诚信经营具有现实意义和指导作用。

 

 

责任编辑:澄研
联系我们

传真:0510-86849300 地址:江苏省江阴市天平路1号 邮编:214431